孙烈臣
1872年6月23日生于辽宁黑山芳山镇老河深屯的一个染匠世家。孙烈臣5岁丧父,家境贫穷,无力就读。他打过短工、贩过马、擅骑射,当过护院炮手。庚子年间,孙烈臣因护送盛京总督增祺而立功,留用于督军部堂任戈什(即总督的侍从武弁)。不久命他热量募兵马,拨擢为中营帮带(相当于副营长)。后在朱庆澜麾下任管带。张作霖任统领后,孙烈臣的队伍改为前路巡防营,任四营营长。随张作霖征剿陶克陶胡、白音大赉期间,战功卓著,升前路巡防营帮统。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,“八国联军”攻占北京后,沙俄强占辽宁,盛京总督增祺被迫出走,受到富户赵文清款待。翌日,赵文清邀表兄孙烈臣一道,护送增祺。不久,增祺调任徐州,提拔孙烈臣为中营帮带、绥靖营哨官。张作霖任统领后,由于征剿叛匪得力,提拔孙烈臣为前路巡防队帮统。1912年,时年38岁的孙烈臣,任东北军54旅旅长,后来任师长、湘东总司令、东北军副司令长官、黑龙江督军兼行省省长;孙烈臣47岁时,被授予陆军上将,相继出任吉林督军兼行省省长、吉林保安总司令。

孙烈臣(1872623日-1924425日),原名九功,字占鳌,后改名烈臣,字赞。 祖籍直隶省永平府乐亭县孙家庄,生于盛京将军管辖区锦州府(今黑山县)人,奉系高级将领。

人物生平

幼年时期

1872623日生于辽宁黑山芳山镇老河深屯的一个染匠世家。孙烈臣5岁丧父,家境贫穷,无力就读。他打过短工、贩过马、擅骑射,当过护院炮手。庚子年间,孙烈臣因护送盛京总督增祺而立功,留用于督军部堂任戈什(即总督的侍从武弁)。不久命他热量募兵马,拨擢为中营帮带(相当于副营长)。后在朱庆澜麾下任管带。张作霖任统领后,孙烈臣的队伍改为前路巡防营,任四营营长。随张作霖征剿陶克陶胡、白音大赉期间,战功卓著,升前路巡防营帮统。

晚清时期

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,“八国联军”攻占北京后,沙俄强占辽宁,盛京总督增祺被迫出走,受到富户赵文清款待。翌日,赵文清邀表兄孙烈臣一道,护送增祺。不久,增祺调任徐州,提拔孙烈臣为中营帮带、绥靖营哨官。张作霖任统领后,由于征剿叛匪得力,提拔孙烈臣为前路巡防队帮统。1912年,时年38岁的孙烈臣,任东北军54旅旅长,后来任师长、湘东总司令、东北军副司令长官、黑龙江督军兼行省省长;孙烈臣47岁时,被授予陆军上将,相继出任吉林督军兼行省省长、吉林保安总司令。

1922年,直奉大战,孙烈臣战功显赫,出任东北军陆军总部参谋总长,重组部队、举办军校、筹建空军,建立了东北地区第一家兵工厂、奉天兵工厂。

辛亥革命后期

张作霖与孙烈臣的关系甚为密切。1917年,冯德麟因参与张勋复辟被褫夺军权,孙烈臣在张作霖的荐举下升任27师师长。1919年,张作霖逼迫北京政府任命孙烈臣为吉林督军,未果,转而任黑龙江省督军。同年8月,加陆军上将衔,兼黑龙江省省长。19213月,吉林督军鲍贵卿失宠于张作霖张作霖调孙烈臣转任吉林督军兼省长,黑龙江督军由吴俊升继任。第一次直奉战争中,孙烈臣任镇威军副司令。奉军战败,直系军阀吴佩孚挥师北上,大在捣毁奉垣之势,张作霖处境千钧一发,十分火急。孙烈臣乃孤军夺出锦州,独挡榆关之冲,扼守九门口,临阵督战,凡数十昼夜,抵住直军进攻,稳定了东北三省之局势,乃有直奉两系讲和之举。孙烈臣代表奉系,与直系代表王承斌会谈于天津英国军舰上,达成停火协议。张作霖于是闭关自治,整军经武,设立东三省陆军整理处,孙烈臣任统监兼陆军总部谋主(即参谋总长),张作相、姜登选为副统监,张学良为参谋长,开始全面整训部队,举办军校,培养军事骨干,并筹划建立空军,建立东三省第一座兵工厂。奉军力量于是开始增强。1922年,直奉大战,孙烈臣战功显赫,出任东北军陆军总部参谋总长,重组部队、举办军校、筹建空军,建立了东北地区第一家兵工厂、奉天兵工厂。

晚年时期

孙烈臣身兼数职,疾病缠身,长期滞留奉天省城,不能脱身料理吉林军政两务,他唯恐贻误戎机,遂向张作霖提出辞呈,并保张作相为吉林督军,王树翰为省长。但张作霖未予允准,只允归故里静养。1924425日,孙烈臣病逝,终年52岁,一生无子女。张作霖闻讯躬往吊唁,至则竟抱孙烈臣之尸体痛哭有半小时之久。

督军府

 “督军府”其貌

据史料记载,孙烈臣共修建了两处公馆,一处在他的故乡,另一处就是位于大北地区的“督军府”。

“督军府”位于大东区大北关街361号,大东广场、八王寺湖的南端,现由大东公安分局使用。提及“督军府”,当地居民无人不晓,但详细追问“督军府”的“身世”,却没人能说得清。鲍景云女士却对“督军府”了如指掌:“督军府”宅邸占地8953平方米,建筑面积约1769平方米,房屋40余间。步入“督军府”,但见院落两进,四周青砖围墙,建筑均为青砖合瓦单檐硬山式。前有门房7间,正中为正门,门枕石、角柱均雕有精美的花鸟人物等吉祥图案,门楣雕有“富、禄、寿、禧”4字,东西6间房屋为倒座,后檐出廊,檐下装饰“倒挂楣子”。

进正门为一进院落,正面客厅7间,前后出廊,明间前出卷棚顶抱厦一间,为通二进院落过道;东西各有出廊厢房5间。二进院落有前出廊正房5间,两山各有耳房一间;东西各有厢房5间,前檐出廊,与正房相通;正房后有青砖小瓦房10间,均有红柱翘廊式走廊;院内青砖漫地,清雅幽静。

孙烈臣张作霖是什么关系

很多人都知道孙烈臣张作霖是结拜兄弟。孙烈臣去世时,张作霖抱着他的尸体痛哭流涕,长达半个多小时。这一个说法,不禁让人们产生好奇,就是亲兄弟之间的感情也不见得有这么好吧,他们两个只是结拜兄弟,为何他们的感情竟然会这么深?

孙烈臣张作霖是结拜兄弟,孙烈臣是张作霖的六哥,张作霖是七弟。他们与张作相、张景惠等人一同结拜。虽然有几个兄弟后来有过失和,但是他们的感情自始至终都不曾改变过。尤其是孙烈臣、张作相等人对张作霖从来都是忠心耿耿的。

孙烈臣,字赞,他是张作霖最相信的将领之一。但是张作霖有过很多重用的心腹大将,也没见他们出事时,张作霖这般伤心啊!那么造成张作霖为孙烈臣的死这般痛苦的原因是什么呢?

张作霖一直对孙烈臣十分信任,所以对他委以重任。无论张作霖是怎样的状况,孙烈臣对张作霖的事情一直都是事无巨细,亲力亲为。这就导致孙烈臣积劳成疾。在孙烈臣晚年时期,因为身体虚弱,不宜远行,怕耽误张作霖的事情而提出要辞去吉林军争管理的职位,在家静养。但是张作霖却不愿失去自己的心腹大将,所以拒绝了他。

后来,孙烈臣最终因为过于虚弱而病逝。此时的张作霖后悔也来不及,才明白是自己耽误了孙烈臣的静养和治疗。更何况,孙烈臣一生都在为张作霖工作,竟然连一个后代都没有留下。这让张作霖更加愧疚,所以才会在孙烈臣死时抱着他的尸体失态。

孙烈臣(18721924),字占鳌,生于奉天黑山(今辽宁锦州黑山),是张作霖最信赖的心腹干将之一。吉林督军兼行省长事,黑龙江督军兼行省长事,东北军陆军整理处总监兼陆军总部谋主,陆军上将。他协助张作霖在东北剿匪以及驱逐东北的俄国武装,与段祺瑞、曹锟争夺天下,发展军工业,建设东北。1924425日逝世。辛亥革命后,张作霖27师师长,孙烈臣任该师步兵第54旅旅长。当张作霖53旅旅长汤玉麟交恶时,孙烈臣始终站在张作霖一边,反对汤玉麟。护法战争时,奉皖联合进军关内,孙烈臣任湘东司令,后任奉军副司令。